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淘宝热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小和尚戒嗔讲故事  

2008-12-25 14:12:02|  分类: 收藏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玫瑰小手小和尚戒嗔讲故事

 

〈文:蓝字原创  黑字网絡采集   图:网絡〉

 

 

“我是住在山里的小和尚,我把我的寺庙生活告诉大家”。

 

一位自称叫“释戒嗔”,来自深山“天明寺”的二十出头的小和尚,07年在天涯“一帖成名”,红遍网络。他一天讲一个他寺庙生活中的小故事,每个故事都淡淡敘来,頗含哲理。

 

我是在別的论坛看到转帖,不由自主地看了一晚上,真挺好看的!也喜欢上他的師父們、師弟戒傲、戒痴,以及那隻叫做戒言的小土狗。  戒嗔說:

 

一个人名字其实和行为是无关的,叫戒嗔的有时候会犯嗔戒,叫戒傲的也有骄傲的时候,叫戒痴则常常痴迷,就是师父那位叫戒烟的俗家弟子也没有把烟戒掉。

天明寺唯一不会犯戒的就只有戒言,戒言并不是哑巴,它是智恒师父养的一条土狗,它不会说话只会叫,有时候狗能做到的事情,人却难做到。

戒言很胖,有香客根据戒言的体型质疑我们寺里人一定偷偷地吃荤,否则狗怎么可能那么胖。其实戒言确确实实是和我们一起吃素长大的,而且偏爱吃胡萝卜。

每个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很多,用一知半解的思想得出的结论,也未必是正确的

我们也没有去向香客解释戒言很胖和吃荤并没有必然的联系,因为你去向他解释的时候,他反而又可能去想,你可能是心虚,要不为什么特意来解释呢?

 

 

“释戒嗔”可說是谜样人物,因为他說怕人們打扰師父的清修,所以並未写出真实的地名寺名,可还真有痴心人上苏浙一带去寻找呢!跟帖中很多人赞他,也有人怀疑他不是和尚,这戒嗔倒真的不愠不火,还劝网友不要爭吵,悠悠然照讲他的故事。

 

“释戒嗔”被媒体誉为“史上最红小和尚”,有人說是因为他的身份可疑,但我觉得是因为这人世太过污浊喧嚣,一有清泉般的心思和声音,便如蓮花开放,引人喜愛。无论戒嗔此僧是否真的存在,我都为他的故事赞叹。只要这些故事能带給人心一絲啟发,即使只是某人的文学作品,也有一读的价值啊!

 

戒嗔讲故事,已集結成一本书,叫“戒嗔的白粥馆”,选兩篇和大家分享吧!

 

 

我的十一岁和十二岁〈摘〉

  快要记不清是哪一年了,应该是戒嗔十一岁那年的事情,那时戒嗔还不是和尚,住小山村里,在山里的小学校上课,就在那年,学校里用了很多年的桌椅都换成新的了,当然新只是相对以前的桌椅而言,新来的桌椅都是城里小学淘汰给我们的。

  坐在新椅子上,一刻不停地摇晃,觉得那是无比的乐趣,以前的椅子只要使一半力气就会散架。书桌上还留着不少使用者的痕迹,比如谁谁谁在此一游,也有密密麻麻的小字,可能是考试的答案。

  课堂里的光线很好,因为屋顶至少有十处地方透光。

  山上有棵很古老的树,有人说有三百年,也有人说是五百年。大家都喜欢攀在粗大的树枝上,远望自己的家,这里是山的顶端,每根树枝都让你望得更远。

  那次手握着断树枝从树上摔下来的情形一直没有忘记过。

  我重重地摔在地上,听见围观的人在哄笑,想站起来却没有力气,侧头看身边,一片殷红,有人惊恐地呼喊着我的名字,记忆就在这里断裂了。

  在处处漂浮着消毒水的屋子醒来,我看见挺着大肚子的她正在和医生交谈,大夫一边说,她一边流泪。〈小手注:“她”是指母亲〉

  没有在医院住很多天,县城里的医院太贵,我回到家里,依然吃着很苦的药,想吐出来,她告诉我,很贵的药不能吐掉,一口口咽下去,因为很贵。

  在床上睡了很多天,慢慢的又开始能行走了,又能跳动了,我听见有婴儿的哭泣声。

  弟弟出生了,我十二岁了。

  戒嗔一直想问她:“为什么当年有人愿意收养弟弟,而你为什么一定要送我上山?”每年见到她,只有一两次,每次见到她都想问,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理由让戒嗔不能张口。

  还记得第一次上山的那一刻,她在前面走。

  我说,我以后不爬树了。

  她没有说话,头也没有回,只是紧紧地抓着我的手。依稀记得自己在用力,用力地摆脱她的手,她尴尬地望着我,想牵又不敢牵。

  有人摆脱你的手,是因为他想离开你;也有人摆脱你的手,是怨恨你不肯抓住他。

  记得自己在向师父磕头,不记得磕了多少个,我只知道那时的我,没有一个是情愿的。

  听见师父的叹息声,师父默默地点头,她笑着哭了。

  站在寺门下,看着转身而去的她,我们之间第一次背道而驰。

  她没有回头,我回头了,跟在那个手有残疾的师父后面,走进曾经不属于我的所在。

  随风而动的羽毛,微不足道,轻轻停靠在天明寺的匾额上面。

  你心中可曾像我一样不停地回头在看?

  那个问题,困惑了戒嗔很久,不敢问寺里的师父们,因为不想从那里得到答案。不是所有问题,都愿意拿出来求解,有些问题,求解的总是自己。

  曾经想换上在家人的衣服找个不认识施主问问答案,也许在家人对俗事的理解可能比出家人还要强,最后也没有去,即便是去了,有多少人认出戒嗔是和尚呢?

  出家人被尘缘困惑是不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呢?其实不奇怪,如果依照经文做标准,或者是件奇怪的事情,但如果依照你做标准,或许只是一件小事了。

  你我之间差别只不过一个字而已。

  深夜也曾常常难眠,偷偷摸出床下出家人不应该看的书,寻找答案,一本二本,一无所获。

  以为静心打坐可以得到答案,也未有得,戒嗔一直以为自己修行不够。

  有一天在寺里看电视,这里信号不好,不像镇里已经用了有线,只能收到几个台,雪花点也很多,听到电视中有人在问:“你想知道什么答案?”

  在禅房中没有领悟的答案在这里终于找到了,那一刻戒嗔不再困惑,在不能改变结果的事情面前,答案显然已不重要。

  没有恨了,是否就真的空了?为何在雪地中为她奔跑?原来还有爱!

  无惑了吗?当然还有,只是戒嗔已经把它们藏于心底了。

  伸手摸摸头上那块曾经让戒嗔差点丢掉性命的伤疤,已经不那么明显了,是时间缘故吧。

 

 

庭院里的阳光

  我们天明寺不是一个香火很旺的地方,但也会有全国各地的香客过来进香。我有一个很调皮的小师弟叫戒痴,今年只有十一岁,比我进寺的时候还小。他喜欢在寺庙中爬上爬下,智缘师父经常说他不像修行之人。

  前几年附近开发了旅游区以后,开始有外国人来寺里进香。刚开始那些外国人进寺,几个年纪比较小的弟子,比如戒痴,就会稀奇古怪地看着他们。

  好奇心人人都有,就好像我们去镇里的时候,也时常有人古怪地看着我们。

  香客里有外国人,但主要还是中国人居多,毕竟我们不是什么名山大寺。

  有位姓李的太太,每年都会来寺里好几次,虔诚地在佛像前跪拜,还会给不少香火钱。来的次数多了,也就熟悉了,师父们对她也比对其他香客客气些,也许这就是在佛堂前走动的修行者和佛堂里端坐的菩萨的差别,出于淤泥的莲藕依然有一层层薄薄的外皮要被染黑。

  李太太有时候也会拉着师父聊天。我们知道她先生是城市里做官的,从前做小职员的时候,生活很安稳,也很快乐。现在先生的官越做越大,有人开始嫉妒,开始眼红,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人写各种各样匿名信邮寄到纪检部门,揭发她先生的种种事端,各种谣言从来不断,时不时还有人窥探他们的隐私。

  李太太常常为这些事情担忧,连睡觉都不安稳,担心先生会出事,所以每年李太太都要来寺里许愿,而许愿的内容中,最最重要的就是求佛保佑她先生,官运亨通,不遭人嫉。

  李太太说到伤心之处,几次落下泪来。她问智缘师父,如果有更好的方法,比如做些法事和护符什么的,她也非常愿意去做。

  那次智缘师父告诉她,只要虔诚地求佛保佑,自己所做的事情问心无愧,自然不会有事。

  李太太对这样的回答也不是非常满意,她依然不放心地追问智缘师父。

  智缘师父便指着寺庙的院子对李施主说:

  “愿佛光可以像庭院里的阳光一样普照到施主的家人吧。”

  李太太很满意地走了。

  下午时分,戒嗔走到屋外,发现庭院里的阳光虽然强烈,但总有几处角落无法照射到。

  师父说,如果想被阳光照耀,就只有站在庭院中间,如果一味地躲在角落里,佛也没办法。

 

 

 

想再多看几篇故事的朋友可以到《新浪读书》http://book.sina.com.cn/nzt/live/liv/jiechenbzg/index.shtml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