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淘宝热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  

2008-12-12 10:27:49|  分类: 收藏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 - 五线空间 - 五线空间陶瓷家饰

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

作者:柳叔曼

 

女人和诗歌,抑或生命与灵魂,你选择什么?或许你都要。然而,当你都选择的时候,你或许已经有所放弃,因为,她不再是她,她只是你的一株木芙蓉,坚定而又淡然地绽放在你的灵魂里。

  ——题记

  (一)

  她是一个平凡而又安静的女孩子,眼神幽深,气质飘逸,素衣白裙;喜欢静静地呼吸,静静地幽思,静静地落泪,犹如一株木芙蓉,在象牙塔的一角,独自绽放,毫不张扬。

  南方的三月温暖而湿润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香。她如往常般独自站在公寓的阳台,静静地眺望校园里那遍香樟林。她不知道自己何时开始有了这样一个习惯,这样一种期待。

  (二)

  他是一个才华横溢,气质落寞的诗人,沉迷于叔本华的哲学、王家卫的电影、蔡琴的歌曲。他总是不停地抽烟,不停地写诗。网站上,校刊上,同学间到处都流传着他的诗歌。

  他从不交女友,总是将一封封来自漂亮可人的女孩子的情书扔到垃圾桶。他不愿意为了追求“形而下”的肉体的快感而玷污“形而上”的灵魂的圣洁。他甚至不屑于对那些所谓的校花们浪费半点风情。在女人和诗歌面前,他永远是倾心于诗歌的,但是她除外。

  他喜欢在校园那遍香樟林里散步,吟诗,写诗,或者看“风景”,看远处高大公寓的一个阳台的“风景”。那是一个幻美的画面:略有锈迹的黑色铁栏杆上爬满了绿色的蔓藤,一株飘逸的木芙蓉独自绽放。

  (三)

  七月南方的校园弥漫着香樟的幽香和别离的忧伤。

  他没有女朋友,她亦没有男朋友,于是他们少了许多爱恨纠缠,但他们的忧伤却胜于任何一对即将别离的恋人。

  终于有一天,他收到了她的一张字条,上面淡淡地躺着几个字:晚10点,香樟林见。

  那一刻,他的心情很淡然。他准时赴约。她仍旧是眼神幽深,气质飘逸,素衣白裙。他们一起漫步在香樟林,彼此脉脉相对,寂静如流水,一路淌去,不着痕迹。

  她突然转过身,淡淡地对他说:我喜欢你。说完静静地凝视着他。他亦毫无异色,仅会心一笑,然后静静地伸出他的大手轻轻地握住她的小手。

  于是他们相爱了,相爱在即将别离象牙塔的南方的七月。七天后,他和她告别了校园,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。

  (四)

  他和她的异地相恋平静淡然而又彼此信任、彼此关爱。他常常打电话给她,她亦常常给他写信,偶尔他们会相约在网上聊天。他在电话里关心她的生活起居,她在书信里抒写她的心思情感。他依旧写诗,落寞而漂泊。她依旧可以在许多网站上看到他的作品和关于他的评论报道。日子就这样漫漫度过,淡然而有寄托。

  一年之后,她开始要求他停止他落寞而漂泊的诗歌创作生活,到她的城市来工作,来与她相聚。她告诉他,她的父母已经帮他在一家大公司安排了一份工作,只要他过来,她立刻嫁给他,从此过上安定的夫妻生活,一生相守,白头到老。

  他没有答应,亦没有拒绝,只是笑着对她说:你不是你,你是我的一株木芙蓉,坚定而又淡然地绽放在我的灵魂里。

 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,也不想纠缠于这种幻化的语意,她只要求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。然而他始终没有给她,他只是问她:如果有一天我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我们可能无法再见了,你该怎么办?

  她听到他的问题后,心里微微一疼(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敏锐预感),然后平静而淡然地反问道:那你说我该怎么办?

  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  他只是留下了这八个字就突然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。

  (五)

  时间寂如流水,一路淌过,不着痕迹。

  在没有他的日子里,她依旧平静的生活。她相信他会回到他的身边,他只是一个迷路的孩子,暂时找不到回家的路。她执着地相信着,执着地等着。

  终于有一天,她接到了他的电话。她以为他就要回到她的身边,她抑制不住兴奋与欢欣与他说话。然而,他却告诉她,他现在在敦煌,他要把他的诗歌带到沙漠,带到太阳逝去的地方。

  她很失望,甚至有点生气。她用严肃的语气对他说:一个月以后,我会和另外一个男人结婚,但如果你现在就回来,回到我的身边,我就会立刻嫁给你,我们一起生活,一起开心地面对每一天。好吗?

  到最后,她发觉自己的语气竟然有一丝哀求。他在电话的那一头沉默了一分钟,什么都没说,没有拒绝亦没有承诺,然后轻轻地挂上了电话。

  (六)

  她又开始了等待,平静而淡然。她相信他会回到自己的身边。她相信她的谎言可以把他逼回来。其实,在她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容纳过任何男人,除了他之外。她是多么地爱他。

  时间流逝,寂如流水。

  一个月过去了,他始终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。她失望了,甚至有点绝望。她难以置信他竟然可以放弃她,竟然可以容忍她嫁给别人。

  然而,纵然绝望,她仍旧在等待。她渴望他突然出现,然后给她道歉,给她一个自己希望得到的答案。又是一个月以后,她终于等来了一个消息:他死了,两个月前死于敦煌附近一个了无人烟的沙漠。死因:自杀。

  那一刻,她感到自己剧烈地疼痛,感到自己支离破碎,如一个瓷器突然被掀落在地,随之彻底破碎。她终于明白了他的那句话:你不是你,你是我的一株木芙蓉,坚定而又淡然地绽放在我的灵魂里。

  她轻轻地拭去脸上挂着的晶莹剔透的泪珠,站起身来走到窗前,静静地眺望远方。她仿佛又看到了那遍郁郁葱葱的香樟林。生命不能承受如此之轻,亦不能承受如此之重。她记得他说过,当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不能再见她的时候,她该怎么办。

  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她记得,永远,永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